夕阳

? ? 突然想出去走走。

来到这里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我却总有种迷失了时间的恍惚感,仿佛已是几世,我把自己遗失在这山高水远的荒原里,忘记了回去的路。
踏着冬日里细碎的阳光,沿着土白色的羊肠小径,漫步向前。
这条被前面凸起的山埂遮挡了延伸去远方的小路,小心地蜿蜒在冬日的黄昏里,仿佛一不小心,就有被隔断的危险。突然明白人们所说的“羊肠”的意韵,或许只有亲身体会,才是最完美的懂得。?
远处高低起伏的连绵山脉,层层环抱,唯恐留一丝漏隙,给这湮没在群山深处的人家远走高飞的希望。
前不久才落的那些薄薄的冬雪,覆盖在高高的山尖上,迟迟不肯融去。那些落在山阴里的白色累积物,总是隔断村人们通向外面世界的路,让这零落散乱的村庄,与世界分开一条界线,久久沉睡在白雪皑皑的萧瑟里。它们必得待上整整一个冬天,把人间的冷暖看尽,看烦,才会拖着长长的尾巴姗姗而去。
阡陌相错的田间,早已一片荒芜,只三捆两堆的玉米秆戚戚相依,凋零在田间地头。就在前不久,这里还是农人们挥汗如雨的战场。他们在这里寄以希望的种子,收获了未知的年景。
突然想起第一天来这里的那个下午。
当看到被荒草淹没了一半的校园时,我的心蓦然荒芜,泪水顷刻滚落。我一声不吭地站在满屋狼藉的宿舍地上,看父亲为我收拾:扫地,擦桌子,铺床……我像木偶一般,麻木得甚至忘记了挪动。
我在心里狠狠地抱怨父亲,是他的无能为力把我抛弃在这看不见希望的荒山野地。来到这里后,我没有主动给他打过一个电话,我甚至告诉自己再也不会给他打一通电话。
每每周末,总是他打电话过来,问这问那。想起还是学生的那会,跟父亲联系很频繁,每次开学或放假返校,都会打电话给他报平安。
放假回家之前,总是习惯性地早上起不来床,压掉一个又一个的闹铃,后来终于忍无可忍,在闹铃孜孜不倦的声响中被迫睁开惺忪的睡眼,看见父亲一个接一个的未接电话。
我知道,此时打电话过去,定会遭一顿大批,所以果断对未接电话不予理睬。等父亲电话打得没了指望,也没了批评的力气时,才回电话过去,等他问一句几点到家,他好做饭。
那个时候,还常常理直气壮地跟他要生活费,也不管他有没有,觉得一切都那么理所应当。
我突然觉得自己太混蛋,像个还没长大的任性的孩子,这样一次次地刺伤他的心,却毫不心疼。
其实每一对父女,都是在前世踏遍千山万水的寻觅里,在拥挤的人潮中殷殷期盼后终得的因果。
那一世,我们是以怎样的热望,才换得的此生父女一场。
当我们已长大成人,飞向更高远的天空,不再需要父亲宽大的臂膀护佑时,往往就那样轻易地忘记了初衷。
什么时候,他们连对我们说句话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,打给朋友的电话,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,却吝啬于给父亲一声问候,一个温暖的笑容。
我的心莫名地感伤,在这黄昏凄冷的山畔。
夕阳一点一点地沉沦下去,在遥远到模糊了棱角的山头。
突然想起那个在最狂妄的年纪上断了腿的作家,一直那么深爱他的文字,是因为那些能深入心坎的文字,让我的心,久久不会衰败。
他说,但是太阳,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是旭日。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,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晖之时。

感动
同情
无聊
愤怒
搞笑
难过
高兴
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纠错

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案序号:陇ICP备08100227号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欧洲杯外围足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