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遗址(外二首)

一场接一场的西北风
切线一样,从地球洪荒的
边缘刮来,不是在削减
而是在一层层堆砌、垒积
把岁月的脚步慢慢抬高
?
埋葬多少个朝代的闪电
才能把雨水逼到天涯
向东南倾斜,望不见大海
两千多米以上的空旷
是群星出没的风云牧场
?
时间是一台收割机
镶满流水一样锋利的刀刃
在一茬茬青翠的月光里
收割遍地葳蕤的花香
和无家可归的呦呦鹿鸣
?
有人在木头里取出了火
泥土里取出了陶罐
石头里取出了青铜器
自从心上取出了神
就一直与自己相依为命
?
翻开泥土,草根的遗骸里
有露水的灰烬和炊烟的叹息
越过传说的幽暗巷道
在彩陶散遗的碎片里
谁能修复出古老的图腾
?
?
空村庄
?
一个村庄,就这样空了
几十户人家,说走就都走了
已经半年时间过去了
他们留在村里村外的脚印
早叫西北风收拾干净了
看不出有人留恋过的痕迹
?
陪着我们的乡干部说
最后走的一家人,去年还
新盖了房子,你看现在
这房子也已经开始衰败了
尘土落满门窗,杂草长满院子
好像在故意掩盖着什么
?
他还说,人走了就走了
可奇怪的是这些杏树
去年还花繁叶茂的,现在
大多数也已经枯死了
连树上筑巢而居的鸟雀
也都远走高飞了
?
百十年间,百十口人
在这旱塬上留下了几十处
荒冢,几十处黄土院落
就像房前屋后的那些杏树
刚扎下了根,却恍若一场梦
很快就被风吹散了
?
我们离开时,已是黄昏
路上的车辙,很快就被尘土
一寸一寸淹没,回望村庄,
夕阳如血,涂满了断垣残壁
空洞的落日,好像掉进了
一个阴谋巨大的废墟
?
?
旧庄院
?
一座旧庄院,孤零零的
散乱、松弛、颓败的样子
早已失去了鲜活的温馨
深陷灰暗的寂寞里
荒草占领了庭院和台阶
已越过檐角的一张破损的
蛛网,开始向房顶攀爬
墙壁剥落,正在一点一点
向低处的泥土退隐
?
大门口的一眼水窖
还蓄满着雨水,沉淀着
一窖陈旧的时光
我俯下身去,平静的水面上
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
也在向我张望,我心一惊
以为这家的主人,一把推开了
水面,正从岁月的深处
湿漉漉地向我们走来
?
我推了一把那扇虚掩的木门
吱呀的一声,像一个沉睡的人
在梦中发出了轻微叹息
草丛里突然飞出一只野鸡
惊动了满院子的荒草
它们一起哆嗦,扑簌簌地
仿佛有小小的灵魂出没
我感到空气中有一层薄薄的
恐惧,就要把我们包围

感动
同情
无聊
愤怒
搞笑
难过
高兴
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纠错

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案序号:陇ICP备08100227号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欧洲杯外围足球